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告诉我你的愿望,我这刚捡到一盏阿拉丁路灯

空行 回答:

魔兽小号一百级(雾

2018-07-10

【记梗】占tag抱歉

脑洞来源于守望先锋里面一个英雄——源氏,源氏是个半智械。在守望先锋


中有一群喜欢搞事情的智械,于是人类与智械就进行了大战【简单粗暴的解


说】


具体就是在队1的时候吧唧掉下列车摔成重伤,被九头蛇发现带走之后进行


一系列的手术,改造成为一个半智械并进行洗脑(这些和原著一样),总而


言之吧唧除了脸和右手其他地方都被改造了,然后剧情接队2队3。


在队3的时候吧唧虽然恢复了记忆但是体内作为智械的一部分开始搞事不受


控制然后吧唧为了爱与和平【大雾】决定自我了断,用完好的右手结果了自


己。【全文完】


然鹅我觉得我有生之年都填不了这个坑(笑),文笔是硬伤(...

2018-06-01

【脑洞】在厕所里萌生出来的脑洞。。。

如果明天过后你能活着,那你会干什么?


这是发动总攻前的最后一夜,XX被头儿勒令不许抽烟,只能不住的搓着下嘴


唇,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没话找话的。


我?。。。。大概会想方设法再活一天吧。。。


我本来想吐槽一下他贫瘠的理想,转头一想自己好像也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想干什么,所以最终什么也没说。


一夜无话。


吼吼吼忽然脑子里蹿过两个少年被卷入一场战争的故事

脑洞不断,可惜总是没有耐心把一个故事写完的老张(笑

2018-05-29

【脑洞】。。。突然脑内虐了一顿



吧唧在美队面前死过两次,一次是在队1的时候掉下列车,一次复联3在美队


身后化成灰。


美队没有哭,我也无法在脑内脑补出美队捧着吧唧灰捶胸顿足的样子,我自


己想想都要笑。但哭不出来的悲伤杀伤力是最强的。


美队已经是个九旬老人了,佩吉走后他与他过去的唯一的联系就是吧唧了,


用友情来描述他们的感情太淡,用爱情来描述他们的感情又太腻。很多妹子


说他们之间是超越友情和爱情的,我很赞同,这是一种很美妙的、很多时候


求而不得的感觉。大概就是当你提起一样东西,只有那个人知道的感觉吧。


所以美队他并没有哭,吧唧的死于他而言是哭也宣泄不了的痛苦,他最终看


着吧唧...

2018-05-28

【源藏】无题02

刚刚喝了一碗巨油的鸡汤,爬上来更一点,之前忘记说了,脑洞来自于《七夜谈》BY为你而改变jay,是一篇神夏的同人文,文笔超赞,构思也超级棒,推荐大家去看喔ヾ(✿゚▽゚)ノ


【我依旧整日浑浑噩噩,但无所谓啊,未来家族的一切重担将会落在我兄长的肩上而不是我的,整个青春期,我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游戏厅和花街度过的,兄长即便再想管教我,他也无能为力——他同我的命运不同,他才十五岁就要开始学习如何管理家族事务,面对我的放荡,他分身乏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源氏忽然想起了这样一句中国的古话。老者的声音中充斥着懊丧,令源氏心惊。

【我曾就如一个废物。】

【事情在我和兄长成年后发生了改变,我顺利...

2018-05-21

【源藏】无题

这两天出水痘在家休息,闲着没事就有了这么个脑洞,有点清奇,文笔渣,望各位大大轻喷,欢迎大家捉虫,靴靴~

时间设定为源氏在游历世界之后回到守望先锋,故事发生在《双龙》之前。


你还无法离开这个地方。

那堆破布里的智械的声音响起,夹杂着电流的滋滋声,令源氏无端地感到烦躁。

在一次任务中,就在撤离时,没想到黑爪设下了埋伏。炸药被激活时,虽然他极力地躲开,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气浪冲昏过去,当他再次醒来后,他就在这儿了。

佑大的空间里漆黑一片,他的身旁堆放着一个破旧的智械,偶尔从破布下露出的金属表面也是锈迹斑斑。这个智械守着一小团跳动的火,一动不动,只有他身上微弱的信号灯显示着他还在运行。...

2018-05-18

列车的轨道
如记忆般悠长
远近的灯火
是飞逝的星
而天上的星
是你盛着我的双眸
比拉萨的天更清澈
比长海的水更悲伤
直到天亮
我才能将你忘却

2017-09-16

想带你去趟艾泽拉斯
暴风城的星河独自流淌
冬泉谷的细雪白了你我的发
我对你的爱
如同仲夏火元素
渺小却炽烈
月光林地的树上
永世刻着我们的名字与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带你走遍艾泽拉斯的每个角落

2017-09-16

给厌世者——愿你长年在我心口幽居

这是个无趣的时代
才造就了我们这样的疯子
我们追求个性
却扼杀人性
我们向往自由
却禁锢他人
我们崇尚高贵
却低贱卑微
我们渴望美丽
却暴露丑恶
我们是可笑的疯子
你我都是一样的人

2017-09-16

回流(极短,百合向)

李念的母亲终于又病倒了。
半夜里,客厅里一声闷响,惊醒了在噩梦中挣扎的李念。
迟疑地睁开眼,满室的黑致密地拥紧她,仿佛有谁在黑暗中窥探着。
“妈?”她来到客厅,试着叫了一声。没有回应,客厅里的黑如潮水将她淹没,她开始害怕。
打开灯,母亲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满地的玻璃碎片和一小摊水也陪她躺着。
明明水那么浅,只是浅浅的一小摊水,却仿佛可以将她母亲溺毙。
“妈!”

01
深秋的夜是如此冰冷,医院走廊的灯光投在李念墨黑柔亮的发间,有一小片凄惨的反光。
走廊空无一人,她绝望的抱紧自己,寒气从毛衣的缝隙间钻入内里,钻入骨骸。
走廊尽头,那片黑暗的地方兀地响起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徐徐靠近。最终那双鞋的主人停在李念身...

2017-08-10
1 / 2

© 空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