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远

我忘记了。
没有开头,饮醉的旅人突兀地开口,烈酒浸透过的声线显得格外沙哑。
【不记得什么了?】我灌下一大口酒,大着舌头费力的问他。
【我不记得我为何要奔波了。】他捂住自己的脸。
我无法透过他的指缝看到他的神情,酒精也使我的眼前有些模糊。
可是我却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悲伤与孤独。
【旅人】
我从中  国的东边来。
18岁的时候,我带着我崭新的背包离开了家。背着光,我一人行走于天地间,漫无目的地走着,漫无目的地逃着。
沿途无数的人问我【嘿!你想去哪儿?】
【远方。】我总是这么回答。
简短而又无厘头的回答很显然并不能满足人们的好奇心。【远方?好吧...那么你为什么要去远方?】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而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所以我只好拼命跑向远方。
可是这样的话我最终都没有和他们说,只是笑笑,低下头,顺着风继续走。
【傻仔,回去吧,。远方太远了,哪里都可以是远方,你的远方到不了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讥讽。
他们都劝我回去,他们都劝我别傻,可我只是不能回去,我回不去的。直到最后我忍无可忍,只能找到一个借口。
【有人在远方等我,我不能让他等我太久。】我是这么说的,几乎是脱口而出。
人们楞住了。
【傻子】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无迹可寻却真实存在。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我微微地笑了。
把一句话重复上一千遍,当它成为一个习惯的时候,就没人会去追究其真实性。我开始相信,开始习惯,真的有个人在远方等我,连遥不可及的远方,仿佛也可以期待,痛苦的远方,也变得美好。
那生命的充实与生存的实感仿佛又回到我的体内。顺着风,我努力行走,不经意地回头,却被风迷了眼。


他伏在我背上,似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倾诉,带着酒香的温热气息扑在我的后颈处。我不禁缩了缩脖子,将他向上颠了颠。【你不要睡着了,听我讲啊。】
【我】
今年的我刚好18岁,就像当年的你那样,不过我是一路向东。
还好,我没有错过你。
8岁那年,我的父母去世了。此后我便被迫四处流浪。10年了,我始终没有找的生存的实感,只是日复一日行尸走肉般地过着。
如果说你的行走是没有目的的,那么我向着远方则是为了寻找生存的实感,我想要找到一个人,可以告诉我什么是生而为人,于是10岁那年,我选择了离开,从中国的西边,逆着光,了无牵挂地走了。
【天地的孩子。】沿途无数的人这么称赞我。他们称赞我的勇气,也称赞我的“一腔热血”。
我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你就像一朵云,没有生存的实感,也没有什么可以使你停下。】风中传来一句朦胧的低语。
那是的我对于这句话似懂非懂,也不想去懂,依旧浑浑噩噩,思考着我为何要活着。
那一天,我在车站看到了你。
你背着一个陈旧的背包,额前的刘海略长,遮住了你的眼,可是遮不住你眼中的迷茫,你打量着,你思索着,最终叫住了一位老人。【请问这是哪里?】
我愣住了,略微沙哑的声音,却不在朦胧,如同风中的低语。



他沉默地睡去,安静地伏在我的肩头。我不觉得有些挫败。
【你怎么睡了,这是我第一次表白啊。】
【我知道了。】耳边传来一声低语,我疑惑地转过头,他依旧伏着,安静地闭着眼,只是嘴角添了一抹笑意。
在这个夜凉如水的夜晚,18岁的我遇见了28岁的他。


评论
热度 ( 4 )

© 空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