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无题

这两天出水痘在家休息,闲着没事就有了这么个脑洞,有点清奇,文笔渣,望各位大大轻喷,欢迎大家捉虫,靴靴~

时间设定为源氏在游历世界之后回到守望先锋,故事发生在《双龙》之前。



你还无法离开这个地方。

那堆破布里的智械的声音响起,夹杂着电流的滋滋声,令源氏无端地感到烦躁。

在一次任务中,就在撤离时,没想到黑爪设下了埋伏。炸药被激活时,虽然他极力地躲开,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气浪冲昏过去,当他再次醒来后,他就在这儿了。

佑大的空间里漆黑一片,他的身旁堆放着一个破旧的智械,偶尔从破布下露出的金属表面也是锈迹斑斑。这个智械守着一小团跳动的火,一动不动,只有他身上微弱的信号灯显示着他还在运行。

源氏先是上前友好地询问了这个智械这是哪里,怎样才能出去,但仿佛听不见一样,智械没有任何反应。源氏的脾气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好了,隔着张面甲,电子处理过得声音让人猜不出悲喜。“你听见了吗?”智械依旧毫无反应。他最终决定自己寻找出路,利落地转身,他隐入稠密黑暗之中。

望不见尽头的黑,仿佛是眼前蒙上的一块黑布,源氏愈加烦躁。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他心中一喜,快步向那儿奔去,但那儿有的,只是一堆破烂和一点微弱的火。

くそ。他在心中不由骂了一句。【你还无法离开这儿,年轻人。】那个智械终于开口了。【我有个故事要讲给你听,耐心点,年轻人,说不定故事讲完了,你也就能找到出路了。】黑暗中传来野兽吞噬的声音,智械的话令源氏不得不做到火旁。反正出不去,不如在此冥想一会儿吧。源氏这样想。


【第一夜】

【我曾经还是个人类。】智械不紧不慢地说道。

“曾经?”

【是的,曾经。几十年前,我因为一场事故,被改造成了一个半智械。】源氏忽然从那电子音中听出了自嘲与无奈。难怪会老成这样,机械的外壳,终究还是人的内里。大概是相似的经历,源氏对面前的老者少了几分厌恶。

【我出身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商人,我还有一个哥哥。因为是幺子,父亲对我很是溺爱,这也促成了我游手好闲的性格,我的哥哥则和我截然相反。他是一个严谨固执的人,父亲对他寄予着厚望。从我们幼时起,父亲便请老师来教导我们忍术,他会一丝不苟地完成老师的任务,我却不行,我终日想着怎样溜出武道场去游戏厅飙分,长兄如父,我的哥哥当然不会放任我不管,但他一面对我很严厉,一面却向老师隐瞒我的行踪,因此老师常常鞭笞他,但我从来不知道。】智械所说的一切带给源氏一些朦胧的熟悉感,就在几年前,源氏似乎遭遇了一场事故,幸好被守望先锋所救,但他失去了从前所有记忆,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故乡在哪儿,没有人告诉他,没有人,他所知道的仅是,他叫源氏,他曾经是个人类。

-TBC-

今天就先发这么多吧,困得不行。。。

评论 ( 5 )
热度 ( 4 )

© 空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