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极短,百合向)

李念的母亲终于又病倒了。
半夜里,客厅里一声闷响,惊醒了在噩梦中挣扎的李念。
迟疑地睁开眼,满室的黑致密地拥紧她,仿佛有谁在黑暗中窥探着。
“妈?”她来到客厅,试着叫了一声。没有回应,客厅里的黑如潮水将她淹没,她开始害怕。
打开灯,母亲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满地的玻璃碎片和一小摊水也陪她躺着。
明明水那么浅,只是浅浅的一小摊水,却仿佛可以将她母亲溺毙。
“妈!”

01
深秋的夜是如此冰冷,医院走廊的灯光投在李念墨黑柔亮的发间,有一小片凄惨的反光。
走廊空无一人,她绝望的抱紧自己,寒气从毛衣的缝隙间钻入内里,钻入骨骸。
走廊尽头,那片黑暗的地方兀地响起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徐徐靠近。最终那双鞋的主人停在李念身旁,无声的坐下,轻柔的揽过她的肩。
李念又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02
烟头在夜风中明灭掩映,此刻走廊不会有护士经过,何沐可以放心的抽烟。
浅棕色的发慵懒的搭在肩头,何沐目光迷离地望着窗外寂静睡去的城市,散发的,是一种无需刻意装饰地美。
没有人不会爱她,除了李念的母亲。
李念的母亲恨她,恨她把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在这个时代所遭人唾弃的同性恋。
-TBC

评论
热度 ( 3 )

© 空行 | Powered by LOFTER